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礼品

带自己的东西去见先辈(组图)

2018-07-10 16:45编辑:dlb666.com人气:


吴民先

 

吴民先


  我不善作文,且懒于作文,尤怕作长文。一介书生竟然畏作文至此,实在惭愧。没有办法,因为底子薄,肚子里没有多少货。这或许也与我性格有关。我性子急少耐心,说话做事图快,粗枝大叶。有话憋不住,三言两语说完拉倒;做事说干就干,干完就罢。就像我作画,既讨厌工笔,又怕作大画;作诗也只有四句、八句,几乎没有长的。而且,我自知拙于文,故绝少主动投稿,本书所用之文绝大多数为当时编者所约或友人推荐而发表于书刊之上的。所以这么些年别人早已著作等身或连篇累牍见诸出版物,而我只寥寥几篇凑个小集子都难。

  在纪念先曾祖诞辰170周年之际,自己觉得应该有所交待,否则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在故纸堆中寻觅,拼凑成这么一本东西来丢人显眼,真不好意思。不过在这几篇拙文中我力求写出自己的见解,尽量不人云亦云。哪怕有的地方错了,这次选进去也不改动,保持原样。至于那些讲授提纲为什么也要凑进去呢?这些东西在演讲之前没有及时成文,讲完后又懒于成文,而且十多年来为癌症所困,三病三治,神疲力乏,也无心将它们成文。然而这些东西在讲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因为自以为有点新意,与前人、今人不大一样。而且也吸收了被人不以为然的有见解的人的观点加以弘扬。当时听讲者比较容忍也有点兴趣。所以把这些东西丢掉觉得有点可惜。于是就把他们塞进了拙集,真是拙之又拙了!

  先祖吴昌硕被后人誉为是近代杰出书画家兼篆刻家,自称“三十学诗,五十学画”,于1913年在杭州创办西冷社,被推为社长,其画名益扬,日人尤为尊崇。有《缶卢集》、《缶卢诗存》、《缶卢印存》及书画集多种刊行,一振晚清萎靡干柘之风,开现代写意画派新景象。其艺术贵于创造,以书法入画,齐白石曾诗道:“我欲九原为走狗,三家(指徐渭、朱耷和吴昌硕)门下转轮来。”我出版此书,以示对先人的怀念,也是对后人的启迪。谨此献给吴昌硕诞辰170周年。

  这本集子是我们后人搜集吴各种轶闻和资料编撰而成,给热爱书法艺术的人以启示。我在此书中对吴昌硕生平艺术作了实事求是的探索。如对吴昌硕出生地的考证;吴昌硕与任伯年关系的实质;对吴昌硕石鼓文的评价;以及吴昌硕生平艺术的综合分析等各方面,不人云亦云而提出了新的视角。另外,对中国书画家的全面修养,中国画审美情趣否定之否定的演变,篆书艺术发展轨迹等,皆提出了不同的见解。虽三言两语,也很有参考价值。还有几篇小品也颇具可读性。


  2014年是吴昌硕先生诞辰170周年,我将自己研究吴昌硕的若干心得及其他文艺性的文章、讲演一并发表,以示对先祖的一种怀念,也是对后人的一种启迪。出这本小册子不是为了显摆,以为自己还能写点文字;而是想准备一点东西去见老祖宗。哪怕被他老人家痛骂“竖子不肖”打一百杖(他真的用拐杖打过儿辈)也心甘情愿。因为我毕竟还是带了自己的东西去见他的,,还有书画集和诗集呢,尽管都是些涂鸦和俚句,总比空着双手去,战战兢兢像叫花子一样低着头哭丧着脸,心里更舒坦些。出这么个小册子不敢请人作序,只好自己写这些话,该不是王婆卖瓜吧?谢谢出版社对我的宽容,谢谢编者帮我所做好的一切,恳请专家读者批评指正。(作者吴民先,号苕翁,1941年1月生,浙江安吉人,吴昌硕先生之嫡裔曾孙。)

  加微信,送好书

  用手机扫描本报微信公众账号二维码(左),成功关注账号者即有参加免费赠书的抽奖机会,本周每日(周六日除外)将送出2本《缶庐拾遗及其他》,获奖名单将在下周日公布,出版单位会与您直接联系,安排赠书方式。本活动将长期举办,每周赠书不同,如有问题请发电邮:chenbaofukan@163.com咨询,《北京晨报》社拥有此活动最终解释权。

netease

(来源:网络整理)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 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转载请必须注明中,http://www.dlb666.com。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图说新闻

更多>>